凯发电游mk8slot11 - 故事:抛弃我14年的亲妈上门,用一纸亲子鉴定毁了我幸福家庭
2020-01-11 18:28:54

凯发电游mk8slot11 - 故事:抛弃我14年的亲妈上门,用一纸亲子鉴定毁了我幸福家庭

凯发电游mk8slot11,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遇见而已

周末,我约了靳冬去逛街。

突然,二楼正对着的那家女装店里,有一个身影引起了我的注意,那个正跟一个中年女人拉扯的女孩儿,是顾小芸?

“怎么了?”靳冬紧张地拉住已经探出栏杆半边身子的我,“小心点。”他嘱咐我。

“我好像看见熟人了。”我顺势牵住他的手,并指给他看,“那是顾小芸,我同事。”

靳冬望了望,说:“她好像遇到点麻烦。”

我拉着他就要走,“咱们去看看。”

从电梯拐出来,还没走到那家女装店,中年女人已经气咻咻地从店里走了出来,她一边戴墨镜,一边很烦躁地说:“早知道你现在这样,当初就不该生你。”

原来她们真的是母女。

顾小芸跟着也从店里走出来,看着那女人扬长而去后,一转身,发现了正默默注视着她的我们。

她看见我,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,随后又恢复正常。

“好巧。”她笑着说,然后眼神落在靳冬身上,慢悠悠地审视起来。靳冬微微对她点了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

“靳冬,你先找个地自己待会儿,我跟她说点事。”我没有理会顾小芸,抬头对靳冬说。

靳冬微微皱眉,有些担心地说:“没事吧,遥遥?”

我推了推他,说:“能有啥事,女孩子间的事,男生不能听。”

靳冬半信半疑,一步三回头地去自己找地待着了。见他走远,我才回头望向顾小芸,说:“去楼下的星巴克吧。”

她自始至终都笑着看我,一副一切随你的表情。

“你男朋友看上去还不错,你妈和老杨知道吗?”坐定后,她问我,俨然一副家里人的样子,我心里有些不舒服,就没有回答她的问题。

她也不着恼,仿佛也没有需要我必须回答,又自顾自地开口道:“我知道你找我做什么,你想知道刚才那个女人是谁,对吗?”

我正视她的眼睛,点了点头。

“她是我妈。”顾小芸脸上的笑容淡去,然后在嘴角又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容,接着说道:“也是老杨的前妻。”

我不禁皱眉,为她的态度,也为她对老杨的称呼。

“想不想听个故事?”她不理会我的不解,兀自挑眉对我轻笑着说,但我还是在她的眼神里,看到了一丝痛苦。

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,顾小芸用她置身事外的语气,给我讲了一个狗血的爱情故事。

故事里的主角是顾可欣和杨朔,也就是顾小芸的妈妈和老杨。

几十年前,杨家和顾家还是邻居,同住在老机械厂的职工宿舍里。

两家关系很好,连带着孩子们也总在一起玩。从幼儿园开始,一路从小学,初中一直到高中,杨朔和顾可欣几乎都形影不离。

长大成人的顾可欣,出落得非常漂亮。她性格活泼,成绩也不错,是大院里所有家长们口中的榜样,院子里的孩子们也喜欢她。每当玩公主和勇士的游戏时,她都是公主,男孩子们则争抢着要给她做勇士,谁要是被顾可欣选中了,那可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一件事。

游戏是假的,可顾可欣在杨朔的心目中,却是真的公主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少女微笑时那双水润润的眼睛,成了闪烁在少男心头的那颗最亮的星星。

是的,杨朔喜欢顾可欣,不是孩童般的喜欢,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喜欢。

可是,杨朔不敢肯定顾可欣是否也喜欢他,在他看来,顾可欣对自己和对别人,好像没什么不同。公主对待她的勇士,一视同仁,这令杨朔很苦恼。

所以,当两家大人聚在一起,见孩子们这么要好,开玩笑般地说不如结成儿女亲家时,顾可欣羞红了脸低下头去的样子,才会让杨朔如此的欣喜若狂。

在杨朔眼里,这是一种信号,表示她也喜欢他,像女人喜欢男人一样地喜欢他。

那一刻,仿佛有艳丽的烟花在脑海中炸开,那是属于他的狂欢!

从那以后,杨朔开始发疯般地学习,顾可欣的成绩很好,如果他想跟顾可欣一直在一起,他必须逼自己更努力一些才行。

那一年,他们刚刚17岁。

转眼就到高考。

高考前两个月,顾可欣突然生了一场病,足足养了一个月才好,她的高考成绩受了影响,并不理想,杨朔反而因为临时抱佛脚起了作用,成绩足足高出顾可欣一大截。

这可把杨朔父母高兴坏了,找人帮着给杨朔选好了北京的学校,结果,杨朔却瞒着父母,将志愿改成了临市的一所普通本科院校。

因为,他看到了顾可欣的志愿表,她报了临市的一所专科院校。

等接到录取通知书,杨朔父母才知道儿子竟然背着他们改了志愿。

父母为此大怒,杨朔却安之若素。没有办法,木已成舟,可杨朔父母心里对顾可欣却就此存了芥蒂。

他们觉得顾可欣如果真的喜欢杨朔,应该劝着他为前程着想,好大学毕业分配的工作肯定比普通大学要好,这也是为他们俩以后的小日子着想,怎么能只顾眼前的欢愉,而置前途于不顾呢?

但这话又不能说出口,毕竟跟顾家好了这么多年,脸面上还得要过得去。只是,经这一事,杨朔父母再也没在顾家大人面前提过要结儿女亲家的事。

变化是从大三上学期开始的。

杨朔去找顾可欣,十次里会有八次找不到人。问她的室友,她们也是支支吾吾,说不清楚。

杨朔不是傻瓜,三番五次下来,他心里也明白了几分。

说到底,顾可欣并不是一个安分的性子。

有一次他去找顾可欣,仍旧扑了空,他倔强地站在女生楼下,从上午一直等到夜里十点钟。

当看到顾可欣窝在另外一个男生怀里,从远处有说有笑地走过来时,杨朔的眼圈一下就红了。

见到杨朔的顾可欣很惊讶,但也只是一瞬。她仍旧窝在那个男生的怀里,很平静地对杨朔说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男生问顾可欣:“他是谁?”

顾可欣满不在乎地说:“一个邻居。”

杨朔不可置信地看着顾可欣,眼睛里冒着火,压抑着情绪说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顾可欣被杨朔的眼神吓到,下意识地一缩,那男生不乐意了,将顾可欣揽住往怀里又带了带,挑衅般地说:“再说一遍又怎么了?不就是一个邻居吗?!”

“嘭!”

“啊!”

拳头击在肉上的声音,女生的尖叫,男生的闷哼和随之而来的叫骂声,瞬间交织在一起。

杨朔揪住那个男生的衣领,打红了眼睛。

“杨朔,你放手!”顾可欣在他的背后叫喊着,“你听到了没,杨朔,他是我男朋友,你要是把他打出好歹来,我跟你没完!”

男朋友?听到这个词时,杨朔只觉得脑袋里有一根弦啪的一声断掉了。

他放开那个男生,慢慢转过身看向顾可欣。

“啪!”顾可欣快速地将一个耳光甩到他的脸上,惯性将他的头歪向一边。

他没有动,眼神空洞地看着惊慌失措的顾可欣。

“杨朔,你是不是疯了!”顾可欣哭着说,“你以为你是谁啊!”说着,她跑过去,将倒在地上的男生扶起来,男生捂着脸,仍旧在骂骂咧咧。

耳光扇在脸上,火辣辣的疼,但仍旧比不过被喜欢的人在心里捅一刀来得疼。

“后来呢?”我问道。

尽管已经知道会有什么结局,但那夜悲伤到要用自虐来压抑痛苦的杨朔,还是震撼到了我,我竟然希望,他能有一个不一样的结局。

“后来?”顾小芸轻笑一声,“后来,杨朔再也没去找过顾可欣,毕业后直接回到父母身边,服从分配,在市立医院检验科做了一名技师。”

老杨创业之前,确实曾在市立医院工作过,他有很多医院方面的资源,同他的经历有很大关系。

“我听我奶奶说,那两年她给老杨安排了很多相亲对象,他都不乐意,说是想着好好工作,可我奶奶知道,他还是忘不掉顾可欣。那时候,我奶奶恨死我妈了。”顾小芸说起自己妈妈来,没有一点亲昵感,像是在说一个陌生人。

她看我用奇怪的眼神看她,随意地挑了挑眉,说:“不用这样看着我,其实我也恨她。”

“后来,我外公得了癌症,顾可欣才肯从临市回来。那时候,她也没什么正经工作,我奶奶说她整个人看上去灰头土脸的。”顾小芸接着讲下去。

“她陪着我外公去医院,碰见了老杨。老杨说当时他一见到她,就知道自己完了,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关注她,不去喜欢她。”顾小芸说到这里,突然笑了,“老杨就是个傻瓜,是不是?”

我没有回应她,虽然我也这么觉得,可我理解老杨,喜欢了那么久的女孩,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忘掉呢?

“老杨不顾我奶奶的反对,非要娶顾可欣。我外公外婆当然高兴,老杨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,他们打心眼里喜欢。更何况,当时我外公已经病入膏肓,他也希望在他活着的时候,能看到女儿有个好归宿。”

“他们不知道顾可欣曾经是怎么伤害老杨的吗?”我忍不住问道。

顾小芸摇了摇头,说:“以前不知道,但因为我奶奶坚决反对他们在一起,我外公外婆才知道。”

“但没办法,谁也拗不过老杨,最终,他们还是结婚了。”

“我后来问过老杨,如果知道后来会跟顾可欣闹到那种地步,会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?”顾小芸望向我,“你猜他怎么说?”

“他们后来怎么了?”我当然知道他会怎么说,顾小芸说的没错,老杨就是个傻瓜。

“还能怎样?”顾小芸漫不经心地将所有情绪藏起来,她望向玻璃窗外,“王子和公主从此快乐地生活在一起,这是童话里用来骗人的,更何况,老杨也不是顾可欣的王子。”

“结婚后,我奶奶想让顾可欣赶快生孩子,她不愿意,两家老人轮番劝,她也无动于衷。后来,我奶奶说,不生孩子也行,总得找个工作吧,可她也不愿意,她说她想开公司。

当时,我外公还在生病,哪有钱给她开公司?可是,老杨却默不作声地从朋友那里借了钱,支持她去折腾。”

爱一个人到这样的地步,任谁也该感动了吧?我在心里叹息。

“顾可欣倒有些本事,公司被她开起来,也开得不错。”顾小芸说着,神情渐渐变得阴郁起来,“一年后,顾可欣怀孕了,家里人都高兴坏了,尤其是我外公,他灯尽油枯,几乎就等这个消息呢。顾可欣怀孕五个月时,我外公去世了。

我出生后,顾可欣以要照顾外婆为由,搬回娘家住,把我扔给我奶奶照顾,两个月后,跟老杨提了离婚,从此再也没见过我。”

这个急转直下的结果,令我猝不及防,也理解了顾小芸对她妈妈这样冷淡的原因。原来,是顾可欣抛夫弃女在先。

“你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婚吗?”顾小芸问我,又不等我回答,自顾自地说,“是因为当年曾抛弃过她的男人又回来找她了。”

“她说她不爱老杨,一直爱着那个男人。”顾小芸虽然在笑,可语气却十分阴郁,让人很不舒服,“她不惜用这样的方式再次伤害老杨,也要离开他,离开我们的家。”

被同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,连续捅两次,那种痛苦,可想而知。

“所有人都不在顾可欣的眼里、心里,她就是这样自私的人。”顾小芸说。

“老杨就这么痛快同意了?”我忍住同样的腹诽,问道。

“他当然不会同意。”顾小芸低下头,哼笑一声,“他把那个男人又揍了一顿,并求顾可欣看在我的面儿上,不要离婚。只要她不离婚,他愿意既往不咎,好好跟她过日子。”

这样卑微的爱情,到底有什么意思?我替老杨感到难过。

“顾可欣怎么可能会看在我的面上回心转意?她连抱一抱我,都不愿意。”顾小芸的声音低低的,颤抖到我离她那么近,都听不清晰。

“最后还是我奶奶出面,劝老杨离了婚。”顾小芸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她望着窗外,继续说:“我从小在奶奶和老杨身边长大,没有妈妈,也从没觉得自己不幸福。”

“那你怎么……”我想说,既然她有这样的想法,为什么又抛弃了老杨,回到了顾可欣身边呢,可看着浑身被忧伤包裹的顾小芸,又有些不忍心说出口。

“我上初二那年,顾可欣找到老杨,说要把我接走。”顾小芸很快给了我答案,“老杨不愿意,可顾可欣坚持,我奶奶骂她没有良心,不知羞耻,死活不让她把我带走。

后来,顾可欣拿出一份文件给我奶奶看,我奶奶看过之后,当场就晕了过去。”

顾小芸说完这段话,陷入了深深地沉默,在她竭力控制表情的脸上,有两行泪缓缓滑了下来。

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,但看顾小芸的表现,再联想到老杨已经去世的母亲,我大概能猜出是什么让顾小芸这么悲痛。

“那是一份亲子鉴定书。”良久后,顾小芸声音沙哑地再次开口,“上面写明,我跟老杨并不是亲生关系。”

她的话惊得我差点跳起来,怎么会这样?怪不得老太太会晕过去,这样惊人的秘密,让这个视顾小芸为心肝的老人,怎么受得了?

“很荒唐,对不对?”顾小芸仍旧笑着看我,可她止不住的眼泪和藏在嘴角的苦涩,暴露了她此刻痛苦的心情。

“我奶奶终究没抢救过来,”顾小芸说不下去,捂着脸小声呜咽起来,我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她,也为她的难过和老太太的离去而感到悲伤。

“老杨最终没有留住我,是我不愿意留下来。”情绪稳定下来的顾小芸,又恢复了淡然的模样,“我有什么脸留下来呢?”

“奶奶被顾可欣给气死了,说到底也是因为我,叫了十几年爸爸的老杨,根本不是我的爸爸,对于这个家来说,我就是耻辱。”顾小芸淡淡的声音里,都是绝望。

“我经常想,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?最痛恨的两个人,竟然是自己最亲近的人,老天爷这是有多讨厌我,才给我安排一个这样的剧情?”顾小芸的眼圈又红了。

“而且,”她看了我一眼,那眼神里的难过更让我揪心,“那个男人是有老婆的,我竟然还他妈的是个私生子!”她呵呵笑出声,脸上是一副自暴自弃的坦然。

“顾可欣把我要回去,不过是想跟人家的正宫多分点家产。”顾小芸愤恨地说着那个事实上是她妈妈的女人,可我知道,她语气里的那些讽刺都化成了密密麻麻的针,又都回插到她自己心里。

“顾可欣根本没有精力管我的生活,我整个大学都是靠打零工和贷款读下来的。我大学毕业那年,老杨知道了我的处境,千方百计找到我,想要照顾我,被我拒绝了。

后来,他说反正我也要找工作,就让我来他的公司上班,不然,我奶奶在天之灵,要是知道我过成这样,也会不安心。”

顾小芸说着说着,眼泪又掉下来了。

“我答应了他的要求,所以,”她耸耸肩,“你也看到了,就有了现在的我。”

“那顾可欣呢?”我追问道,“她刚才拉扯你干什么?”

我其实应该再收敛一些的,耐心等她讲到刚才的事,可听完这段狗血出天际的故事后,我尤其担心我妈,以至于我特别想知道,顾可欣是不是想要利用她,再跟老杨有什么瓜葛。

一想到老杨曾经那么爱顾可欣,我的心就忍不住悬起来,他万一又心软了怎么办?

我要守护好我妈,我不能任由他们来伤害她!

顾小芸看了我一眼,了然道:“你不用担心,她想要钱而已。”她停顿一下后,又说:“我不会让她有机会再次伤害老杨的。”

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,毕竟顾小芸也是受害者。

“你不用可怜我!”可能是我的眼神过于明显,顾小芸的神情突然变得阴郁起来,“你是不是特别看不起我?”她盯着我,又沉声问。

这样的顾小芸,跟刚才的她比起来,完全判若两人,此时的她浑身散发着逼人的冷气,眼神阴阴地望过来,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我摇了摇头,站起身来,对她说:“我没有看不起你,我只是对你的遭遇感到惋惜。”

她好像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,跳开跟我对视的目光,又望向窗外,说:“对老杨好一点,他真的很好。”

我点点头,准备离开,“也希望你能说到做到,不要再让人伤害老杨。”

“你不知道,我有多羡慕你,路之遥。”一声叹息从身后传来,我知道那是顾小芸心底最大的遗憾。

“你都知道?!”我望着老妈波澜不惊的脸,惊讶到差点一口水喷出来。

“瞧你,这么大人了,就不能稳当点吗?”老妈白了我一眼,抽了一张纸递给我。

这点我认,跟老妈的从容比起来,我确实不够稳。

“老杨都告诉你了?”

“嗯,”我妈点头,“他一早就都交代了。”

我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,看来老杨是真的放下了,我是不是应该相信他真的能好好爱护我妈了?

“其实,老杨早就知道顾小芸不是他的孩子。”(作品名:《妈妈,我恨你》,作者:遇见而已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禁止转载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。

关键字: